北汽“吃定”戴姆勒,却给自己埋了雷?

企业 柳五 来源:车谈网

在过去近20年里,随着中国车市场进入高速裂变的新阶段,戴姆勒集团和北汽集团之间的合作一直是有目共睹的。

甚至可以说,在全球各个重要的战略合作项目中,北汽集团与戴姆勒集团结成的伙伴关系,不仅成了中德两国联合发展的典范,为两国产业互动、技术创新乃至经济社会的推进发挥了重要作用,更为中国汽车行业中的跨国合作提供了模版。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而今,正当相关戴姆勒和北汽之间的股权变动沉寂多时,事关于此的消息却被坐实了。12月13日,北汽集团官方宣布,其已通过继续投资在2019年持有戴姆勒股份公司股份9.98%。与此同时,后者则持有北汽集团在香港上市公司(北京汽车)9.55%的股份,以及持有北汽集团在A股上市公司(北汽蓝谷)2.46%的股份。

换言之,无论对于交叉持股的问题,北汽集团再怎么强调,自此之后,不会有进一步增持戴姆勒股票的计划,其取代吉利集团李书福成为戴姆勒第一大股东,都已是呈于表面的事实。

至此,各中缘由虽不好妄加揣测,但很显然,北汽能不动声色地隐藏其手持戴姆勒9.98%股份长达两年之久,这一举动的背后涉及的权力、市场以及利益的博弈远比我们想象的更为剧烈。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北汽比任何人都更需要戴姆勒

早在2019年年中,时任北汽集团董事长的徐和谊还曾对外回应称,北汽集团战略入股戴姆勒早已经是规划之中的布局,不存在因为有其他中国企业先入股戴姆勒而产生的博弈。

而此前,根据2018年2月23日戴姆勒发布的文件,李书福却早早通过德国EQS Group AG公司旗下DGAP Distribution Services,以注资的方式持有了戴姆勒公司9.69%股权。这就意味着,无论北汽内部用何种官方解释来搪塞,集团想借戴姆勒之力来提升自身在中国车市现阶段竞争中的实力,人尽皆知。

再者,鉴于吉利同戴姆勒第一个落地的合作项目早于两年前落地。作为除吉利之外和戴姆勒联系最为紧密的中国车企,北汽在自身业务能力急剧下滑的今天,官宣成为戴姆勒第一大股东,说此举没有任何内涵,谁又能信呢?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2019年3月,吉利和戴姆勒各自出资27亿元人民币,等比组建smart品牌全球合资公司“智马达汽车有限公司”(smart Automobile Co., Ltd.),着眼于将smart转型为高端电动智能汽车品牌。最快,首批纯电动汽车产品将自2022年起投放市场并销往全球。

而彼时,由于抢先进入B端市场,北汽全年累计销售纯电动乘用车就已经到达了15.1万辆。在当时新能源市场整体发展不畅的背景下,当北汽蓝谷能实现了连续7年纯电动车销量第一,北汽自然不会对尚未成型的电动Smart项目有所忌惮。

但三年之后,不说吉利和戴姆勒的合作进行到哪一步,在各级市场都失去动力的北汽,早已没有当年的精气神,它所能依赖的除了戴姆勒,相信再无盼头。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更何况,在戴姆勒2013年斥资收购北汽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北京汽车股份、2018年收购后来更名为“北汽蓝谷”的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份以外,在商用车市场上,就连戴姆勒卡车股份公司也与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就于去年年尾,共同宣布将针对中国高端卡车细分市场,在华生产和分销梅赛德斯-奔驰牵引车。

而基于戴姆勒卡车的全球平台战略,甚至更进一步地决定,将为中国本土市场定制全新重卡,并计划在双方合资企业——北京福田戴姆勒汽车有限公司位于北京怀柔的新工厂投产。

如此一来,从一个体系中出走的各级子公司之间的合作多如牛毛,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相比自有体系十分完备的吉利,北汽显然更需要戴姆勒的帮助。而基于戴姆勒正式将奔驰品牌的电动车产品接连引入中国,北汽从中能习得些什么,至少也有点可能性。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当然,你以为此次的股权变动会真得一边倒地赋能北汽集团吗?

“我们欢迎支持公司发展战略的长期战略投资者。在与北汽集团合作期间,中国已经发展成为梅赛德斯-奔驰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也是我们进行电动化和数字化转型的主要驱动力。北汽集团的持股反映了其对双方共同在全球最大汽车市场进行生产和发展成功合作的至臻承诺。”

戴姆勒股份公司及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首席执行官康林松说的只会是官方说辞。既然北京奔驰是戴姆勒最觊觎的利润奶牛,当北汽如此高调地宣布自己成为戴姆勒的第一大股东,这背后是否将拿出与之对等的股权进行交割,谁又知道呢?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戴姆勒的“野心”再度显现

整个2020年,尽管北汽说自己在2020进行了发展转型和盈利结构性调整,可实际上,仅据其2020年的财报显示,北京奔驰相关营业收入为1696.95亿元,同比增长高达9.37%;反观,与北京品牌相关的收入仅为72.77亿元,还同比下降64.1%。

更甚的是,从所披露的数据来看,抛开本就为之输血多年的北京奔驰再次贡献出了96%营收的事实,同年度实现整车销售61.1万辆的北京奔驰还顶替了北京现代,成了北汽四个业务板块在销量层面的中流砥柱。

至此,换做是你,你会甘愿独立忍受一人带飞一群猪队友的无奈吗?之所以戴姆勒按兵不动,不过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先前,在2018年6月,国家曾确认同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5年的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

在此种政策下,当宝马率先完成了对华晨宝马的控制,戴姆勒能做的就是紧跟宝马步伐,完成对北京奔驰的控股。可在这期间,随着此举产生的利益牵连,加之特斯拉独资建厂对整个中国新能源产业造成的冲击,想要增持北京奔驰股份至65%的流言,也不得不被压了下来。

但是,北汽能在这时官宣此等消息,我想,从中又有了重启这一举动的意思。甚至在路透社的报道中,就出现了“戴姆勒计划将其在北京奔驰的持股比例从目前的49%提高到75%”所谓的内部信源。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如若就此,从整个股权占比来算,目前北汽集团持有戴姆勒9.98%股权,戴姆勒持有北京汽车9.55%股权,北汽集团持有北京汽车42.63%股权。戴姆勒持有北京奔驰49%股权;北京汽车持有北京奔驰51%股权。

就说明,戴姆勒手中持有北京奔驰的股权实为49%+51%*9.55%=53.8705%,其中4.8705%是戴姆勒通过北京汽车间接持有的部分。如果划分北京奔驰利润,应该是戴姆勒直接通过49%股权获利,北京汽车直接通过51%股权获利,然后4.8705%股权的利润是戴姆勒以北京汽车股东身份从北京汽车处获得。

北汽集团持有北京奔驰的股权则为42.63%*51%+9.98%*53.8705%=21.7413%+5.37627590%=27.1175759%。即,北京奔驰最终有27.1175759%利润流向北汽集团。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而在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至75%,并保持持有北京汽车9.55%股权不变的前提下,戴姆勒持有北京奔驰的实际股权就会增至75%+25%*9.55%=77.3875%,其中2.3875%是戴姆勒通过北京汽车间接持有的部分。

北汽集团持有北京奔驰股权则为两个部分:一是从北京汽车角度间接持有,即42.63%*25%=10.6575%;二是从戴姆勒角度间接持有,即9.98%*77.3875%=7.7232725%,合计为18.3807725%。

也就是说,北汽集团通过间接持股的方式占有北京奔驰的股比(也是利润分配比例),从21.7413%小幅下降至18.3807725%。如果按照2020年北京奔驰459.77亿元人民币利润计算,减少大约15.45亿元。

北京奔驰,北京汽车

最终来看,北汽入股戴姆勒的条件,是容许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到75%,那么,北汽丢失北京奔驰股份之后减少的15.45亿元,又可以通过换来的9.98%戴姆勒的全球利润获得补偿,戴姆勒2020年全球净利润40亿欧元(312亿元人民币),其中的9.98%约合人民币31.2亿元。一增一减后,北汽还能多获得15.75亿元。

对于戴姆勒来说,手持北京奔驰75%股权,表现在明处就是能够随意并表,北京奔驰的利润可以堂而皇之纳入戴姆勒财报,而不用另外开一栏“联营公司按照权益法分配利润”。而这对于资本市场产生的推动,可就显而易见了。

当前,新一届的德国总理大选刚刚落下帷幕。中德之间的贸易关系能否在朔尔茨时代,延续过往的发展模式还不好说。在疫情难见曙光之际,德国要想让经济复苏,就需要继续维持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可在三党联合执政的新环境下,创造全新中德关系构架的难度只会只增不减。所以,北汽和戴姆勒之间的纠葛,从这一刻同样只会变得复杂异常,两者交叉持股究竟能以何种方式画上句号,唯有静观其变吧。


喜欢